美媒 對華鷹派走過頭了

美國《外交》雜誌10月23日文章,原題:對華鷹派走過頭了 副題:對抗是對北京的錯誤反應,全文如下:

對中國持鷹派立場的人往往從錯誤前提出發。比如亞倫·弗裏德伯格認為,北京與西方的政策分歧多數源於其威權制度。但他忽視了一個事實——中國的許多國際關切,是早已長期存在的民族信念和文化態度所產生的。其中包括對西方掠奪的怨恨、對中國崛起的自豪,以及擔心更自由的政治進程會危及促進更大繁榮的穩定。

弗裏德伯格熱衷於從意識形態角度解讀中國政策,認為中國想分化、抹黑和削弱民主國家,讓美國充其量成為一個被縮減和削弱的聯盟的頭目。但眾多學者指出,中國大戰略並非為使外界接受其政治模式或破壞民主國家。比如中國對外提供貸款並不區分民主和非民主國家。許多國家對華貿易超過對美貿易,希望與北京和華盛頓都保持良好關係。

弗裏德伯格稱,西方對華外交和經濟接觸最終會“賭注得不到回報”。但美國前官員和其他人士紛紛反駁這種説法。與北京更緊密的聯繫使中國接受了軍控、諸多國際規則,還讓中國融入全球經濟並推動世界增長。

弗裏德伯格稱從中國的國家安全舉動中看到一個侵略性國家的證據,否定中國有合法的防務擔憂。例如在他看來,中國在西太平洋日益增長的軍事能力是為“削弱美國安全保障的可信度,破壞民主聯盟網絡”。這種把險惡政治意圖強加於中國軍事戰略的做法,掩蓋了一個更平淡的現實:中國利用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,很大程度上是為抵禦感到的近海威脅。任何國家都會這樣做。

如弗裏德伯格所言,中國尋求利用經濟增長來提升國際地位和力量。但他堅稱這個目標高於其他所有目標。這忽視了經濟增長使大量中國國民受益的事實。

他稱北京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實施的貸款政策,是旨在征服控制他國的狡猾策略。但幾乎沒證據表明中方有意策劃對外交易以確保戰略優勢。事實上,受援國往往會積極爭取中國投資項目。且在許多情況下,中國的援助並不比西方同類援助更出於地緣政治目的。

對華鷹派認為西方須主動出手抑制中國的增長和影響力。此種思路助長近些年來導致美國走上災難性道路的政權更迭衝動。美國的對立行動還令中國許多人反感,削弱了其在華影響力。

弗裏德伯格認為要將中國排除在全球貿易和科技體系之外,此類建議不太可能行得通。鑑於中國與眾多國家——包括許多民主國家之間強大且持久的科技聯繫,若美國試圖像弗裏德伯格希望的那樣與中國完全脱鈎,到頭來反而會孤立自己。